• 一生相爱未相亲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1902年,在安徽绩溪,当地茶商汪家和乡里富户曹家的两位女主人先后怀孕了,因为两家关系要好,又流行做亲的风俗,于是,双方家长就相约指腹为婚。如果汪曹两家分别生下一男一女,就结为亲家。心诚可鉴,果然,汪家生下了儿子汪静之,曹家生下了女儿曹初菊。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两个孩子因为家族的频繁走动经常玩耍在一起。只是,遗憾的是,曹初菊自幼体弱多病,虽然看过不少医生,但在12岁那年,还是早早离开了人世。当然,这一桩好事也就无疾而终。

      

      当时,在曹家,经常和汪静之玩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同龄的女孩,她是曹初菊祖父同父异母的女儿曹诚英,按照辈分,汪静之应该管她叫小姑母。曹初菊过世后,汪静之自然就和曹诚英亲近了许多,并且萌发出几分年少的纯真情愫来。只是,曹诚英在娘胎时也被许配过人,对方同样是富庶之家的儿子胡冠英。少年懵懂,未谙世事,他们从无忧无虑的年纪逐渐长大。

      

      1917年,汪静之15岁,意气风发的他到屯溪安徽茶务学校读书,新文学的熏陶和青春的躁动混杂在一起,让他无法按捺对曹诚英的感情,于是就写了情诗寄出去。曹诚英明白汪静之的爱慕之意,对他的印象也十分美好,但因为辈分和自己从小已许配他人的缘故,她婉拒了他,只相约做永远的好朋友。自此,一切归于原位,她依旧是他的小姑母。

      

      第二年,16岁的曹诚英奉父母之命,与胡冠英举行了婚礼。得知她出嫁,汪静之哀伤地写道:“我看着你/你看着我/四个眼睛两条视线/整整对了半天/你也无语/我也无言……”婚后不久,曹诚英便考到杭州女子师范学校去读书。虽然自己喜欢的女子成了别人的新娘,可一旦动了真情,不想不念也并非轻而易举一朝一夕的事,黯然神伤的汪静之次年也考入了浙江第一师范学校,同在杭州,汪静之觉得即便不能鸳鸯双飞,起码也会经常会面,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,偶尔听到她的声音,看到她的笑脸,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。

      

      已为人妇的曹诚英见到汪静之也很开心,但敏感的她何尝察觉不到他的一往情深,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为了防止丈夫起疑,她决定为她名义上的侄子牵线搭桥,做一次红娘。于是,每次见面,曹诚英都会邀上一帮女同学作陪,谁料,因为汪静之个子矮小,被介绍的几个女同学都看不上他。这样的见面经历多了,汪静之也明白了曹诚英的用意,也许是怕给她惹麻烦,也许是想遵照她的意思,一次,当曹诚英又给他费尽心思介绍一个名叫符竹因的女同学时,汪静之答应了。其实,符竹因一开始也没看上汪静之,只是欣赏他的才华,就答应交往看看。

      

      这次,曹诚英总算放了心,不过她和汪静之之间的亲密关系还是让丈夫胡冠英吃了醋。再加上常年在外求学,结婚几年也未能生下一儿半女,胡家人更是对这个媳妇不满。历经争吵,1922年,曹诚英离婚了。

      

      脱离了家庭的羁绊,曹诚英肆意挥洒青春,但也时常落寞,而汪静之总会适时出现在她的身边,听她倾诉,帮她排忧。一次喝多了酒,曹诚英终于向他吐露真言,说:“离婚后,真想和你在一起,只是一想到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你和竹因,我不能夺人所爱。”这番情真意切的话,尽管来得太迟,但对汪静之来说,已足够了,毕竟她也曾对他动心。

      

      又过了半年,走出离婚阴影的曹诚英心被胡适所截获,两人在杭州烟霞洞坠入情网。爱情看似迷人,实则飞蛾扑火。因为胡适已婚的事实,两人的约会对外界隐瞒得滴水不漏。但对于汪静之,曹诚英是坦诚以告的。他并不吃惊,看她笑意嫣然,也陪以微笑。在曹诚英眼里,他是最可信赖的,而在汪静之心里,她的幸福就是他的快乐,不管这条路有多难走。

      

      很快,曹诚英和胡适的情事还是传到了江冬秀的耳朵里,她大吵大闹,甚至以死相逼,最终胡适妥协了。即便如此,曹诚英对胡适依旧痴心不改,只是在舆论谴责她时,所幸还有汪静之站在她身后。1930年,曹诚英在南京读书,汪静之途经去看她,屋里只有一张床,她以长辈的口吻说:“你睡这头,我睡那头,你给我暖脚吧!”面对曾经喜欢的人,同居一室,同卧一榻,他们丝毫没有亵渎这份纯洁的感情。只是,面对胡适的逃避,爱情的萧瑟,伤心欲绝的曹诚英选择堕胎,远走美国康奈尔大学。

      

      在视爱如命的女子身上,任何人都抵不过所爱男人的一分一毫,即便被伤被弃被损害,曹诚英回国后,一生为胡适牵挂,终身未嫁。晚年在武汉时,曹诚英曾对汪静之说:“我们从小相爱,渴望有爱的亲密的关系,但我要为胡适守贞操,你要为妻子守贞操,为了贞节,今生只好算了,希望下世有缘做夫妻。”为此,汪静之写下《百夜同床不苟且》一诗:“两心纯洁洁如雪,两心清净净如冰。百夜同床守节操,童年原是两情人。“曹诚英回应他的诗:“方方正正真君子,诚诚实实多情人。千古伤心一恨事,一生相爱未相亲。”只是,直到去世,曹诚英也未能等到胡适,而托付身后之事者又是汪静之。

      

      这一生,曹诚英和汪静之青梅竹马,无缘相守,当情感升华为更高的境界,却远比一份炙热的爱情更能动容人心。

      

      有些人,天生注定是舞台上的精灵,但遭遇了爱情,她宁愿舍弃彩衣华灯,守着一个人,素衣陋室,索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居而生。

    上一篇:金色印象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